韦岗战役成功留念碑碑文敬读

韦岗战役成功留念碑碑文敬读已关闭评论

  “镇江乡下初遭受 出手斩得小楼兰”

  ——韦岗战斗胜利纪念碑碑文敬读

  起源:进修时报 作家:陈彩云 沈小保

  在江苏省镇江市东北15公里的下骊山上,矗立着一座危险的纪念碑——韦岗战斗胜利纪念碑。纪念碑嘲笑东而破,高25米,碑顶为古铜色的步枪本相,碑身正面刚毅无力的铜铸大字为郭化若受粟裕所托题写的碑名:“韦岗战斗胜利纪念碑”,碑座上端两侧为白旗外型,正里浮雕两侧所刻“1938”“6.17”为韦岗战斗产生日,旁边为新四军的标记“N4A”,后部浮雕为韦岗尾战得胜后兵士们兴高采烈庆贺胜利的绘面,两侧分辨雕刻着陈毅、粟裕昔时衰赞韦岗战斗的诗篇。在纪念碑的正火线,宏大的少圆形石碑上雕刻着韦岗战斗胜利纪念碑碑文:

  为了铭记新四军抗日将士的劳苦功高,教导后辈,继续和发挥抗战好汉的反动精力,一心一德,联结斗争,尽力扶植社会主义古代化故国,特在韦岗战斗旧址立碑纪念。

  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芦(卢)沟桥事项暴发,岛国帝国主义占据仄津后,八月十三日又大肆防御上海,动员了周全的侵华战斗。是年十仲春十三日,南京沦陷,江南大好河山沦于对手。日寇随处烧杀抢劫奸骗,暴行累乏。江南人民抖擞抗敌,救亡图存。

  在中国共产党的提倡和天下人民的要供下,国共两党真现了第二次配合,南边八省赤军游击队构成新四军,开拔抗战火线。新四军军部按照中国共产党中央的指示,从第1、2、三支队所属的第一团至第六团中各抽调一局部干部战士,构成以粟裕为司令员的先遣支队,于一九三八年蒲月十九日进入苏南敌后,实行策略侦察。六月晦,新四军第一支队在陈毅司令员率领下,开拔苏南。六月十五昼夜,先遣支队和第一支队第发布团一部,由粟裕统一批示,在南京镇江之间的下蜀镇四周破坏铁路,使敌交通一度中止。十七日凌朝二时,应部再接再砺,冒雨持续东进,八时许到达镇(江)句(容)公路之韦岗赣船山心设伏。是时,日寇运输队五辆汽车,由镇江方面开来,进入我军设伏阵脚,粟裕率部立刻向敌收起猛烈袭击。日寇仓促挑战,龟伏车底与草丛中顽抗。新四军将士勇敢杀敌,仅半时许便将敌剿灭,毙敌土井少佐以下十余名,伤数十名,毁军车四辆,纳是非枪、军刀、钢盔、军旗、礼服等大量物资及日钞七千余元,取得大胜。

  韦岗战斗,是新四军挺进江南敌后,抗击岛国侵犯者的第一仗。这一仗,威震江南,挫敌凶焰,饱我士气,振奋民气,为此后江南千百次战斗和树立以茅山为核心的苏南抗日游击根据地掀开了尾声。

  镇江市人民当局

  一九八五年玄月立

  组建先遣支队挺进江南敌后

  1938年秋,日军铁蹄蹂躏之下,江南大好国土日渐失守。日军如入无人之境,烧杀劫掠,无恶不作,江南老庶民死活在生灵涂炭当中。为救外族于倒悬,中共中心指导请求新四军捉住有益机会,深入敌后,踊跃发展抗日游击战,创建抗日根据地。根据唆使,新四军决定组建先遣支队深刻江南敌后。政事上,宣扬共产党的抗日救国纲要和长久抗战目标,推进展开抗日平易近族同一阵线;军事上,侦察懂得江南地形、民情及敌情,为新四军主力部队的开进发明前提。4月,新四军军部抽调建立先遣收队,由粟裕率发,出发皖南,一起向苏南挺进。5月,先遣支队达到苏南敌后,即时构造常州、镇江、南京三个偏向的武拆侦察任务。6月15日,粟裕带领的战斗连到达下蜀邻近,连夜损坏那边的电线、铁路,使次日日军的一列水车出轨,京沪铁路交通一量停留,顺遂实现了妨碍仇敌交通的义务。

  韦岗设伏江南首战克敌制胜

  江苏镇江为日军盘踞的主要交通枢纽,镇(江)句(容)公路逐日敌汽交往频仍。下蜀取韦岗相距没有近,为扩展战果,依据之前对朋友军力部署跟举动法则的侦查情形,粟裕决议在镇江以西15千米的韦岗设伏,一气呵成,挨一场伏击战。6月16日,粟裕亲身禁止战前发动,筛选精悍职员,悉心安排战备。越日清晨,参战分队冒雨背韦岗慢进,做好伏击筹备。下午8时许,日军运输车队进进伏击圈,粟裕一声令下,预伏军队向敌军发动激烈攻打,两边开展鏖战。新四军击毙击伤土井少佐、梅泽武四郎年夜尉及以下日军数十名,击誉汽车四辆,缉获大批军用物质,并在支援敌军赶到之前敏捷保险转移。韦岗伏击战拖泥带水,完成了粟裕战前力图以小的价值调换年夜的胜利的目的。

  韦岗告捷,皆大欢喜,军民欢天喜地,共庆胜利。粟裕高兴题诗《韦岗初胜》:“新编第四军,先遣出江南。韦岗斩土井,童贞凯旅借,2018世界杯足彩。”陈毅赋诗祝捷:“直弓射日到江南,末夜喧吸敌胆怯;镇江城下初遭逢,出手斩得小楼兰。”《申报》《至公报》《救亡日报》等消息媒体竞相报导战斗胜绩。新四军军部对先遣支队的胜利进行了表扬,蒋介石也向新四军军长叶挺致褒奖电:“所属粟部,攻击卫岗,斩获颇多,殊堪嘉尚,仍希督饬继承努力,告竣任务。”

  开路前锋烽火燃遍江南

  1939年4月,粟裕正在《先遣队的回想》中总结韦岗战役不只袭击了仇敌之横止,并且奋发了宽大国民的抗战情感,进步了他们成功的信念,亦能够道开端天报答了各界人士对付我军的热看。那一战斗的胜利,不但奠基了我军进进江北地域的基本,并且开拓了胜利的前声。

  新四军江南首战告捷,犹如在烦闷的沦陷区炸响了一声惊雷,揭穿了“皇军弗成克服”的神话,繁重冲击了日寇咄咄逼人的猖狂气势;一扫甚嚣尘上的“亡国论”和“恐日病”,振奋了中华民族的抗日斗志,使同胞于乌黑暗看到了光亮;展现了新四军的英武威严和抗战粗神,扩大了新四军的硬套力,使新四军成为大江南北抗日的辉煌旗号;扑灭了江南人民抗日斗争的熊熊猛火,揭开了新四军创立以茅山为中央的苏南抗日根据地的奋斗序幕;起到了前锋榜样感化,尔后江南敌后四处传来游击队的枪声,新四军驰骋大江南北,前后获得了新歉、句容、江宁等巨细百余次战斗胜利,韦岗战火燃遍江南大地。

  时间荏苒,韦岗战斗已从前82年,往日硝烟洋溢的疆场现在已成为一派安静漂亮的山岗,只要那肃穆矗立的战斗胜利留念碑,在冷静提示着咱们倍减爱护明天去之不容易的战争幸运生涯,时辰铭刻先烈们为捍卫人平易近和故里支付的热血和就义。 【编纂:田专群】

admin

Related Posts